顶点小说 > 时笙顾霆琛 > 第975章 你从哪儿学的?

第975章 你从哪儿学的?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越椿被母亲遗弃的那一年那一天正是他的生日,母亲直白的告诉他道“带你到法国逃离越家已经是仁至义尽,虽然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;虽然你会恨我;虽然我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,可是越椿,我有我的苦,带着你我始终无法拥有新的生活,所以从现在起你不再是我的儿子,你不必恨我,毕竟我生你给你一条生命,现在你还给我!所以从今以后我们两个一刀两断,老死不相往来,即使你以后过的无限风光我也不会找你,即使你以后……即便是快饿死,你也别再找我!我们这辈子的母子情分已到头,后会无期!”

    他的母亲说一刀两断!

    他的母亲说母子情分已到头!

    他的母亲还说后会无期!

    所以他为什么要贪恋曾经?!

    他的生日也已毫无意义。

    他从不当一回事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自己已经足够习惯和冷漠。

    可是她却精心为他准备着生日惊喜。

    越椿没有回答席允的问题,小女孩在自己的怀里睡得晕晕沉沉,他揉着她的脑袋靠着沙望向窗外的花园,里面的蜡烛还在燃烧,每一根蜡烛旁边都插着一朵红玫瑰花。

    中间还有一颗大爱心。

    于越椿而言这些是很稚嫩的惊喜。

    于他这个年龄来讲已然很幼稚。

    可不知为何心底泛着涟漪。

    他收回视线望着在自己怀里睡得很香甜的小女孩,自言自语道“谢谢你小狮子。”

    谢谢你的心意,谢谢你的惦记。

    越椿在沙上坐了一会儿等着她熟睡,待她熟睡之后他才抱着她步伐沉稳的上楼。

    席允的个子没有时笙高,再加上她瘦所以她在他的怀里小小的,越椿以公主抱的姿势抱着她上楼将她放进了自己的卧室里面。

    越椿替她盖上被子进了浴室,身上都是伤势,他简单的处理了便下楼走到院子里。

    席拓坐在车里看见他出门赶紧下车走到他身边喊着,“越先生,有什么事吩咐吗?”

    “无碍,这些蜡烛都灭了吧。”

    席拓惊讶,“灭了?不燃完吗?”

    “灭了,将剩余的蜡烛放到仓库里我自有用处,还有这些玫瑰花,让我助理晒干处理完放在我的房间里,那个视频用手机我。”

    越椿说的是席允打卡的视频。

    “是,越先生。”

    越椿吩咐完转身进别墅,刚上楼便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,虽是陌生但他知道是谁。

    他眯了眯眼摁了通话键盘搁在耳边,电话里传来欢喜的声音,“生日快乐我的小越椿,你家三叔赶在今天结束之前给你打了电话!对不起,工作太忙,这个时间才结束。”

    越椿冷淡的语气问“找我何事?”

    电话里的这个男人是越盟,是越家的老三,是越椿的三叔,当然是抛弃越椿的那个越家,越椿对这个越家可没有丝毫的感情。

    “小越椿不必这么冷淡,你知道的,并不是三叔当年不肯要你,我这也不是迫不得已吗?再说后面我都去席家接过你,可惜时笙不放人!你父亲因为这事一直记恨着时笙。”

    越椿嗓音更冷,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越椿,你父亲病重,回家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越椿直接挂断了电话,心里甚至没有丝毫的波动,因为从心底他早就认为自己并不是越家人,虽然没有入席家户口,但这一辈子他都是席家的人,是席家最有利的武器!

    但凡席家有什么危险,他可以冲在前面第一个牺牲,而越家,早就与他毫无瓜葛。

    而且他记得越家抛弃了他和母亲。

    只是他比母亲更惨,再次被抛弃。

    他是被亲生父亲抛弃之后。

    再被母亲抛弃的。

    越椿收起手机将这个电话号码拉入了黑名单,他走回卧室迈步过去坐在席允的身边打量她,无论心情再烦躁,望着她便平静。

    是的,这个电话让他心情烦躁。

    于他而言是一个麻烦。

    因为越家没有继承人。

    而越家所有的人都盯着他。

    甚至给他添加压力。

    无非是拿席家作为威胁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的威胁并不顶用。

    但越家如今已是破罐子破摔。

    因为没有继承人,所以无畏。

    而无畏的家族容易做错事。

    “小狮子,等回国我会处理这事。”

    越椿脱掉衣服平躺在她的身边,席允感受到身边的温度立即像个树袋熊似的缠绕上他的身体,越椿偏过脑袋望着她,“晚安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席允清晨醒得早,但又因为疲倦所以不愿意起身,一直闭眼休息,身后的越椿察觉到她醒了,因为她一直翻身,显得不安分。

    他从身后搂住她问“起床吗?”

    席允软软的声音道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男人耐心的问“那继续睡?”

    “嗯,就这样躺着,大哥别离开我。”

    越椿无奈的笑笑,任由着她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,席允转过身搂着他的身体问“大哥什么时候回国呀?我是瞒着母亲离开的,明后天必须到家,不然晚了她会有所察觉,到时候三叔背锅也没用的。”

    越椿说着行程道“我还要去法国处理一些事,到时候从法国回国,你随我一起吗?”

    “好呀,我要赖着大哥,因为年后我又要去爱尔兰参加比赛,没有时间和大哥相处。”

    越椿温柔的问“什么比赛?”

    男人修长的手指温柔的顺着她的耳,指尖划过皮肤,席允舒服的嗯了一声解释说道“跑酷,刚花时间练了一年,得试试成果显著不,如果名次太差我还是换个花样玩!”

    席允这三年加起来的时间有一年。

    但集中训练就只有五个月。

    在众位大神中她就是个菜鸟。

    可是在普通人眼里她就是大神。

    而在越椿眼里却觉得她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因为她总是在给自己惊喜。

    虽然这于她而言只是玩乐。

    可他却看见她的勇敢以及无畏。

    这样的女孩是光芒所在。

    像一团火,照耀众人。

    他温柔的吻了吻她的脸颊,甚至说得上是情不自禁,席允见他主动便更大胆,直接搂着他的脖子啃着他的下巴,还吸着男人的颈脖,留下许多斑驳的痕迹,席允越看越喜欢,还非得让越椿在她脖子上也留一两个。

    “大哥,吸得深一些呀!”

    男人提醒道“席允,过线了。”

    “情侣间,这样很正常呀!”

    男人淡淡问“你从哪儿学的?”

    。
必威官网首页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