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大唐再起 > 第七百四十一章索然无味

第七百四十一章索然无味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割让中吴镇,听起来只是个军镇,但这只是隐晦的说法罢了,其实这指的是苏州。

    之所以说中吴镇,而不是苏州,主要是为了避免刺激到吴越国,毕竟军镇和州县相比,只是听起来不同,谁能想到实际是一样?

    因为中吴镇就设立在苏州,属于驻扎军队,主要防范南唐,现在则是唐国和中原。

    所以,中吴镇即是苏州,苏州也即是中吴镇。

    苏州那么好的富庶之地,大臣们表面万万不愿意国主去长沙,但心里却是千肯万肯,朝觐就能换个国土,很合算。

    毕竟没了国主,再选一个就是,反正钱氏家族人口庞大,不缺做国主的。

    但钱俶内心却不这样想。

    虽然大唐皇帝是自己女婿,杀,有可能不杀,囚禁却是免不了的,从国主到囚犯,完全是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最后,钱俶不愧是一个合格的君王,他拥有者君王特有的优点——自私。

    所以,他心里,已经毫不犹豫地准备将苏州,亦或者中吴镇割让给唐国。

    只是,割土很影响威望的,他想低调些,又不引人注目,但天下间哪里有这般两全其美的方法?

    而元德昭不愧是几十年来的老官僚,急国主之所急,想国主之所想,待隐晦的知晓其意见后,他提出了一个能让人接受的想法:

    “可以裁撤中吴镇,亦或者,直接将苏州沿江的一块地,盐碱滩,约莫一县大小,再杂加一些渔民,将中吴镇迁徙到此!”

    “毕竟镇军迁移,这是常有的事情,花费一个民寡地薄的,就能满足唐国虎狼之心,也算是划算的很!”

    “而且,若是顾及影响,陛下可将其改为彭城县,亦或者彭城乡,充任二公主的汤沐邑,如今公主嫁与了唐主,让其接收,想必是大家也说不出什么话来!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,唐国是虎,中原就非狼?苏州北部划分去了唐国,正好可地方中原的觊觎,有了唐国隔绝,中原才真正的愿意帮咱们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番谋划,钱俶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好一招移花接木,混淆视听,简直老奸巨猾,让人不得不服,割土之事,完全让他这个国主置身事外,而且还让唐国有苦说不出。

    谁叫你只说中吴镇,而不是苏州的。

    “老相公所言甚是!”钱俶点头道,还有着矫情,特别怕人家看穿:“只是临时添加彭城的汤沐邑,怕是不甚合适吧!”

    “可以言语,是之前杭州之围时,言好的密约,百姓自然无话可说!”元德昭摸了摸胡须,沉声道:

    “若是百姓仍旧不平,还可言语,其唐国所求汤沐邑,乃是苏州,而国主睿智,尽用盐滩之地,就换得了苏州,如此,怕更是无人可不平了,皆怨恨与唐国!”

    “若是唐国心不平,而强行索要如何?”

    钱俶心中欢喜,这简直是个连环策,无论怎么都是向着自己,但他心中还有担忧,忙问道。

    见此,元德昭彻底无语了,叹了口气,他也知晓,国主或是被其水师会晤于钱塘江口吓到了,毕竟是这是几十年来,杭州第一次被围困。

    “此行唐国使者,所求乃是中吴镇,而非苏州,就是想低调行事,并不想激起百姓的民愤,毕竟寻常人哪里知晓中吴镇和苏州的区别?”

    元德昭最后说道:“激怒咱们吴越国人,对于唐国并无好处!”

    钱俶连连点头,极为认可。

    随后,他遣人答应了唐国割土所请,然后立马按照元德昭的意见,将中吴镇数千官兵,迁徙到了苏州北沿长江一带,依旧名唤中吴镇。

    军营刚搭建造成,有强行掳掠几百个渔民进去,撤军南下,又添了名,为彭城县,对外言语,说是彭城公主的汤沐邑。

    果然这边唐国不知是计,使者匆忙而归,礼物都来不及带走。

    而对吴越国百姓们而言,划一贫瘠小县为彭城公主的汤沐邑,虽然有些奢侈,但总归是国主私事,疼爱女儿并没有错,一些贫瘠之地并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里外都有了交代,钱俶,不,钱弘俶,这才松了口气,赏赐了千匹绢布与元德昭,又赐了许多田地。

    总算是能安安静静的念佛吃斋,当个舒服的国主了,希望这日子能长一些。

    却说,这边,李嘉得知吴越国同意割让中吴镇,也就是苏州后,感到很惊喜,又很奇怪,吴越国啥时候那么大方了?

    苏州可不是福州,两者无论是在地位还是经济,都是两种地方,说是两者选其一,但只是说说。

    若果真两者都不选,李嘉也不准备开战,只是记小本本,过两年再算总账,毕竟吴越国好歹是大国,惹毛了跟中原一起联合来犯,也挺难受的。

    况且,大唐贸然吞并两大国,着实有些吃撑了,哪怕有黜陟使促进消化,时间也来不及。

    “不过,这不算坏事!”李嘉摇摇头,笑道:“哪怕以彭城公主的汤沐邑存在,也终究是并入了唐土,这可是苏州啊,有天堂,下有苏杭的苏州……”

    还不知晓吴越国李代桃僵之法,李嘉这几日心情还算不错,去往元妃(吴越彭城公主)的宫殿更勤快了,爱屋及乌嘛!

    毕竟有个大方的老丈人。

    东京,开封。

    赵匡胤得知吴越国分外的大方,又从转从商船,运送来了十万匹绸缎,以及十万贯铜钱,这对于朝廷而言,可谓是意外之财。

    这下子,又有钱财赏赐给将军们了!

    赵匡胤很高兴,黑脸满是笑容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与李嘉相同,感觉吴越国主实在是个大方的人。

    “吴越国主不愧是世代忠臣,这样的臣子可不能忘啊!”

    很快,吴越国与唐国再次签订协定的风声传来,对于避讳等名义的事,他不以为意,这些都是虚的。

    但,一百多万贯的钱财,着实让他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“这,这……”

    赵匡胤看着手中的货单,莫名的感觉,一切都索然无味了,分外得让人提不起精神。
必威官网首页